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我就是神!

第228章 因赛神降临

我就是神! 历史里吹吹风 16565 2021-11-25 11:4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就是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梦界之中。

  神之月突然出现了变化,智慧权能的至高神器散发出了光芒,那亮光穿透神之月延伸了出来。

  从月牙,一直到满月。

  一股比星河更加浩瀚,透露着亘古岁月气息的意志从月亮之中显露了出来。

  月亮。

  好像活过来了。

  祂的光芒沐浴着群星,祂的力量牵引着众生,最后众生也以自身力量为根基,引导着祂的降临。

  整个梦界开始变化。

  梦界的边际不断的扩大,化作太阳的神之杯也在释放着自己的力量,容纳着那庞大意志的降临。

  与此同时,神之国的大门前一艘热气球艇缓缓穿过大门的缝隙。

  生命之母莎莉在鲁赫巨岛转了一圈,没有看到翼人的影子。

  估计和蛇母瑟摩丝所说的一样,翼人将这个新生的种族完全摧毁了。十几个翼人全部都化为了翼魔的食物。

  莎莉也可以重新制造出他们,但是一想到蛇人突然觉得就算重新制造出翼人也索然无味了。

  因为。

  他们就真的会比蛇人更好吗?

  她有些颓丧,和往日里总是躁动不安的她完全不一样。

  她不再站在热气球艇的窗户前观察着外面的每一个细节,不再从这个窗户跑到那个窗户的尝试着换一个角度。

  她坐在热气球艇的房间里,回想着之前的一切。

  她不明白是自己这个神明做得太失败了,还是因为蛇人族本身就是一群不够虔诚的种族。

  她有着太多的不明白和不理解。

  热气球艇缓缓穿过梦界的虚空,进入到了神之杯中。

  莎莉也因此没有看到那月亮的变化。

  热气球艇落在了神赐之地上,莎莉扭头望去,发现神赐之地的边缘出现了一些奇怪的景象。

  那些收纳在神之杯中的法则之梦一个接着一个飘浮了起来,竟然出现在了神赐之地的边缘,远超以往的活跃。

  但是她只是看了一眼,就扭过了头。

  只当是神之杯的力量变得更活跃了一些,并没有放在心上。

  她一路直接登上金字塔神殿,和往常一样来到了神台之前。

  她手放在神台上,手脚并用的爬上了神台。

  然后坐在了因赛神神像的脚边。

  她抬起手,手舞足蹈的说起了这一次在人间发生的事情。

  “因赛神啊!”

  “我看错了他们,他们和三叶人一样。”

  “我以为只要通过考验,就能让他们一点点配得上神的宠爱,他们会拥有真正的虔诚和信仰。”

  “他们会在蜕变之中,成为完美的信徒。”

  “但是。”

  “一切和我想象之中的完全不一样。”

  莎莉坐在因赛神的神像旁边喋喋不休的和因赛神倾诉着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疑惑,自己的不能理解。

  “我创造的翼人也……”

  说着说着,莎莉突然发现神像上的纹理一点点变的真实,好像拥有了真实的血肉纹理一样。

  祂散发出了永恒的力量,不论是时光还是这世间的一切都不能损伤祂分毫。

  莎莉愣了一下,然后她立刻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她茫然的站了起来,然后伸出手。

  握住了那神像的左手,脸上的开心的表情一点点晕染开来,化为了一声呼喊。

  “神。”

  “您回来了?”

  话音刚落。

  她和神台之上的因赛神像一起消失在了神殿之中,连同梦境中的月亮。

  一轮银月突破虚幻和真实的世界壁垒,出现在了人间的天空之上。

  神。

  降临于此世。

  ---------------

  鲁赫巨岛。

  蛇人族的三座城市正在有条不紊的建立当中,他们遇到了魔怪的袭击,他们遇到了种种困难。

  但是他们一一克服的困难,然后从中得到了完全属于自己的东西。

  不是神授予的,而是他们创造而出的新的东西。

  他们通过建造城市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建筑风格雏形,他们掌握更多的生存技能,他们哪怕脱离了神明依旧能够完好的生存在这个世界上。

  然后,创造出属于他们的奇迹。

  他们虽然并不比曾经的三叶人更强,更具备智慧。

  但是他们降生在了一个无比丰饶富足的时代。

  此刻这些蛇人正在新的城市之中庆祝着新城的建立,他们围绕着篝火载歌载舞,他们享用着自己豢养和捕猎到的食物。

  突然之间,银光洒满大地。

  神之月重临人间。

  和上一次不同的是,这一次是夜晚,所以天空之上出现了两轮月亮。

  这种景象和曾经三叶人历史记载里的神月王朝一模一样,但是如今欣赏到这美景的生命,不再是曾经的三叶人。

  围绕着篝火舞动的蛇人们惊呆了,看着那月亮纷纷伸出了自己的手指,指着天空大声嘶喊。

  “快看那边。”

  “天上,天上。”

  “两个月亮?”蛇人们抬头仰望着天空,随着那月亮的光芒越来越盛,渐渐的感觉天空都失去了颜色,只剩下一片银白。

  “这月亮也太亮了。”看着天空,他们觉得仿佛不是在直视月亮,而是一轮银色的太阳。

  蛇人们激动的走上街道,登上屋顶和城墙。

  他们举目远望,对着突然出现的月亮议论纷纷。

  但是随着月光愈来愈盛烈,议论渐渐停滞了,换而代之的则是震惊和难以置信的表情。

  在无尽的银白之中,他们感受到另外一样东西。

  那就是智慧王权。

  他们身上的血脉可以感受到神之月的至高神器智慧王冠,感受到那顶王冠只要戴在任何人的头顶上,他便是这世间一切智慧生灵的主宰。

  这顶王冠就是智慧一脉至高无上的力量,祂是智慧的神。

  仰头望着神之月的蛇人之中,有人瞳孔越来越亮,然后跟随着一起爆发出银光。

  在神之月的力量下,他觉醒了智慧权能。

  这是神的恩赐。

  城池的主人,蛇母瑟摩丝的亲子发出一声高喊。

  她的眼睛绽放出耀眼的光彩,她是蛇人之中最强大的存在,她的灵性和智慧让她直视到了神之月的些微奥秘。

  “不,那不是月亮。”

  “那是……”

  停顿了一会之后,城池的主人才声嘶力竭的发出了自己的吼叫。

  “神明。”

  但是紧接着,她看到了更恐怖的景象。

  那是她绝对不能窥探,也无法直视的神之秘。

  一个伟岸如同星河宇宙一般的身影从世界之外沉沦下来,挤入了这个世界。

  一刹那。

  这个世界好像就拥有了光彩,在祂的力量下绽放出生命的活力。

  或者说,世界因为祂的降临而活了过来。

  那代表着至高和神权的王冠,此刻同样也匍匐拜倒那从天外降临的身影面前。

  和他们一样跪倒在地,呼喊着另一个存在的名字。

  那是一尊和生命之母莎莉完全不一样的神明。

  如果生命之母莎莉给予他们的感觉就是如同吞噬星空和太阳的魔神,那么这尊神明就是超脱于一切之外的永恒存在。

  不论是星空、太阳、世界,在祂的永恒面前都不值一提。

  世界会灭亡、太阳会熄灭,星空会消逝。

  而唯独祂。

  永恒不灭。

  “那是什么?”

  “那是什么?”

  “比神明更伟大的存在,怎么可能有这种存在?”

  “能够让神明也为之跪倒的存在,世界上有这种存在吗?”

  蛇人城主状若癫狂,她极尽全力也无法看清那伟岸的身影,哪怕只是祂映入这个世界的一角。

  她将自己的精神延伸到了极致,倾听着从神之月中传出的声音。

  最后。

  她听到了。

  听到了那万物欢呼的声音,听到了世界也为之朝拜的存在之名。

  其名。

  “因赛。”

  然而那名字传入耳朵的一瞬间,蛇人城主一瞬间倒在了地上。

  整个人好像被浩入山海的讯息一瞬间将记忆和甚至冲击得失去了自我,眼中只剩下一片空白。

  一直到天明时刻,蛇人城主才醒了过来。

  可惜的是。

  她再也回忆不起自己究竟看到了什么,不记得自己在夜里究竟看到了什么。

  更不记得那来自于世界之外的伟大存在之名。

  遥远的大陆,高原和山岭之上一群翼人盘旋在天空。

  但是从神之月出现的那一刻,翼人们就从天空降落而下,瑟瑟躲藏在月亮之下。

  “啾!”

  他们面对神之月发出尖啼,声音之中充满了震惊和恐慌。

  在尖啼之中,狂风呼啸过高原,翼人们甚至操控着那狂风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飓风。

  随着神之月的出现,智慧权能的血脉更加活跃了。

  不少蛇人和翼人们突然看到了一个太阳,太阳之中有着一座金色的巨杯。

  他们突然觉醒了一种又一种和他们天赋契合的神术,获得了来自于神和上一个纪元的遗赠。

  而鲁赫巨岛之上各处的魔怪也同样如此,他们虽然没有高等智慧,但是同样也是智慧神话之血的衍生族群。

  一只又一只二阶、三阶翼魔接连诞生。

  一只三阶的大火魔诞生在了巢穴之中,化为了冲天火柱。

  在它诞生的那一瞬间就沐浴着神之月的力量拥有了微弱的智慧。

  大火魔收束起了全部的力量和火焰,化为星火飞上了天空。

  一个个火魔也收束着力量,跟随着一起。

  成群的星火汇聚成河将天空点亮,穿梭在云海之下。

  它们离开了鲁赫巨岛,前往另一个地方开辟自己的家园。

  一个新诞生的三阶翼魔也同样如此,带着自己的族群追逐着月亮而去,消失在了远方。

  魔怪的血脉从鲁赫巨岛开始传递,一点点传向了大陆和其他岛屿。

  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上一个纪元的造物之神归来的,如同给这个世界注入了神力。

  让这个沉寂了两亿多年的世界,再度可以诞生奇迹和辉煌。

  ---------------

  神之月上。

  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身影降临在了月亮之上,祂拥有着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

  如同星空深处一般的黑,深邃得能够吞噬这个世界。

  祂手里牵着一个小女孩的手,目光注视向这个和记忆之中完全不一样的陆地和海洋。

  莎莉看着因赛神,亮晶晶的眼睛里全是光芒,这是蛇人和瑟摩丝从未见过的。

  她看着那高大的背影,手里感受着那温暖。

  那温暖和两亿多年前一模一样,暖的她忘记了一切烦恼,只剩下了欢喜。

  她又再次重复了一遍,向着神说。

  “神!”

  “您回来了。”

  尹神低下头,看了一眼莎莉,然后喊出了她的名字。

  “莎莉。”

  “看起来你先醒了一会。”

  莎莉告诉神:“我先醒了一百多年。”

  一会和一百多年好像完全不是一个对等的词汇,但是此刻在莎莉和尹神的面前却画上了等号。

  对于他们来说,一百多年就是短暂的片刻时光。

  尹神的目光投向鲁赫巨岛,他看到了岛屿上的蛇人,甚至他目光一转就看到了大陆上的翼人。

  “看起来你制造了两个新的智慧种,你在这个纪元点燃了生命的曙光,是他们的造主。”

  “你这么快就学会了我的语言,你能够熟练的运用自己的力量制造生命,并且让他们形成了一个文明的雏形。”

  “你很厉害。”

  莎莉面对神的夸耀有些羞愧,就在不久前她刚刚面临着失败。

  她自认为虔诚的仆从,最后却背叛了她的意志。

  她不愿意问任何人,因为那些人不值得她问,更没有资格知道她在想什么。

  但是因赛不同。

  祂是自己的造主,是至高无上的神,祂一定能够解答自己的问题。

  她想要因赛神知道自己的一切,知道自己所有的想法。

  她和因赛神说明了发生的事情,最后询问祂。

  “因赛神。”

  “为什么?”

  “为什么我们明明给了他们一切,最后却换不来他们的虔诚呢?”

  尹神注视着莎莉,这个对于凡人来说强大得难以言喻的生命之母。

  在别人的眼中,她是神明。

  但是在尹神的眼中。

  她不过是一个小孩罢了。

  莎莉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就好像是一个从天外降临而来的魔神。

  她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她生来就没有人教会她规则,没有人教会她情感。

  她好奇的走向这个世界,然后在地上抓起了一只肉虫子。

  她将四节虫肢插入了虫子的身体里面,让它拥有了爬行的能力。

  将其改造成了一个新的物种。

  然后她告诉虫子,它们是一只蚂蚁,

  魔神需要蚂蚁帮她挖一个洞,她给予了蚂蚁挖掘洞窟的力量,给予了蚂蚁在地底下生存的能力,她还允许蚂蚁借用她的力量成为她的使徒。

  但是她要求蚂蚁对她拥有着无限的忠诚,她觉得这很公平。

  然而。

  这只蚂蚁和神完全不一样,她拥有大量的同族,她拥有着自己的孩子。

  它是一个族长,它是一个母亲,它同时也是神的仆人。

  蚂蚁们在族群之中诞生了情感,它们血脉相关,他们一同开拓这个世界。

  有一天,魔神告诉他们,他们挖洞的速度太慢了。

  魔神需要制造出另外一个种族掘地虫,来加快挖洞的速度。

  可惜在蚂蚁的眼中,这是他们即将要被抛弃的征兆,他们将会被掘地虫代替,他们马上就要失去作用了。

  第一只蚂蚁在惊恐之中,杀死了新诞生的掘地虫一族。

  然后蚂蚁向神诉说自己的惶恐,诉说自己的不安。

  魔神完全不能理解她所说的情感,也不理解他们为什么恐慌。

  她只觉得,我给了你们那么多东西。

  我只要求你们的虔诚而已。

  你们为了自己的欲望而杀死了我制造的另一个种族,这是赤裸裸的背叛。

  她再度考验蚂蚁的虔诚,但是蚂蚁是个有情感的蚂蚁,她除了信仰,还有着种种在乎的东西和情感。

  她最终迷失在了神的考验之中,陷入无法解脱的噩梦。

  尹神看着莎莉笑了,而莎莉看着尹神笑了,变得有些慌乱。

  “因赛神啊!”

  “是因为我这个神做得不称职吗?所以他们最后背叛了我。”

  尹神对着她说:“你太强求完美的,你想要扮演一个心目中完美的神,你要求你的信徒成为一个完美的信徒。”

  “可惜。”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任何东西是完美的。”

  “你制造出了一个拥有丰富情感的种族,却要求他们只是执行一个道具的使命。”

  “你从一开始,就和自己的意愿背道相驰。”

  莎莉疑惑无比:“所以,是我做错了?”

  尹神牵着莎莉往前走:“无所谓对错,只是看你想当一个神,还是想成为一个人。”

  “神孤寂的屹立在天空上,人欢快的在欲海沉沦。”

  “你没有凡人的情感,凡人的人性。”

  “你如同屹立于高高在上的星空,观察着尘埃里的虫子。”

  “你没有他们的感情,更无法体会他们的喜怒哀乐。”

  “只有当你深入到他们的世界,你才会明白他们的情感,明白他们的无奈和绝望,明白他们那些疯狂举措下的原因。”

  莎莉问尹神:“人性是什么?”

  “是凡人生来就具有的东西吗?”

  尹神告诉她;“这不是一句话能够解释的,这是人与人之间的情感。”

  “只有作为人过,或者至少拥有一群同伴,你才明白其中的意义。”

  莎莉听不明白,她是一个生来就被称之为神的小孩。

  她没有母亲,她没有同族。

  她没有任何同伴来宣泄她的情感,她在乎的东西屈指可数,她的意识里只有简单的道理。

  你是我制造的,你的一切便都是我的。

  我给了你力量,你应该付与我虔诚。

  简单粗暴无比的逻辑,没有任何其他东西的考量。

  莎莉越想越懵,她还是不太明白尹神所说的这些东西。

  尹神也不想去解释这些东西,因为她觉得莎莉总有一天会懂得的,就像孩子也终究有一天会长大一样。

  “不要在乎神这个称呼,也不要去刻意扮演所谓的神明。”

  “神只是一个名词。”

  “任何强大得不被理解的存在,都被冠以神的称呼。”

  “神这个称呼没有任何意义。”

  “你无需去做什么神明,你也不是什么生命之母。”

  尹神抚摸着莎莉的头发:“你只要当好莎莉就可以了。”

  听完这句话,莎莉觉得轻松多了。

  她松下了板着脸的威严,她开心的抓着尹神的手。

  她张开另一条手臂化为翅膀环绕着尹神转圈,嘴中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尹神也被她拉着陪着她一起转圈。

  看上去傻乎乎的,但是那是她曾经最快乐的时候。

  她什么都不用想,什么也不用考虑。

  她只要和因赛神在一起,对方便是她的整个世界。

  最后,她停在了尹神的面前。

  莎莉嘟着嘴巴。

  好像在做着鬼脸。

  “咕噜噜。”

  尹神看着莎莉,发出了笑声。

  “哈哈哈哈!”

  他的笑很平淡,有种温和的感觉,完全没有凡人的那种如同阳光般灿烂的情绪。

  但是在尹神的身上,这已经很罕见了。

  莎莉和尹神牵着手,环绕着神之月转了一圈。

  两个人都很快乐,这便是人与人之间的情感。

  因为尹神在乎莎莉,莎莉也在乎尹神,他们两个是同伴。

  莎莉突然有些明白了,因赛神所说的人性。

  她好像也体会到了作为一个人的快乐。

  她想要时光定格在此刻,永远也不要长大。

  -------------

  神之月路过生命之城上空。

  通天巨塔之上,一跳巨蛇缠绕其上仰头望向天空,对着月亮发出充满悲怆的嘶鸣。

  尹神看着这条大蛇,在莎莉口中背叛了她的仆人。

  “她的意识被生命权能的血给污染了,智慧被神话之血的疯狂和混乱侵蚀。”

  “有些麻烦。”

  莎莉看着尹神:“神!”

  “您在意她吗?”

  那巨蛇在月下发出哀嘶,声音传到了天穹之上。

  尹神摇了摇头,对着莎莉说。

  “我只是觉得。”

  “或许有一天你真正懂得情感的时候,你会觉得遗憾。”

  “我们的生命很长,我们拥有一切,但是唯独遗憾这种东西是没有办法弥补的。”

  尹神伸出手,强大的力量作用于巨怪之蛇身上。

  巨怪之蛇体内的生命神话之血渐渐平淡,她思维也意识停止了被磨灭和侵蚀。

  终有一天,她会从混乱和疯狂之中苏醒过来,重新化为那个蛇母瑟摩丝。

  莎莉看着巨蛇之怪,问尹神。

  “如果她醒过来了,还会信仰我吗?”

  尹神却说道:“让她自己选吧!”

  尹神背过身去,带着神之月一点点升上高空。

  “信仰和神都是一样的东西,是个没有意义的称谓。”

  “你开心,他们也能欢喜。”

  “便就足够了。”

  “如果不开心的话……”

  “那就放手吧!”

  神之月穿透虚空,一点点消失在了现世。

  在涟漪的另一边,是无边的星海还有一颗梦幻的太阳。

  莎莉紧紧抓着尹神的手,对着他说。

  “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